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杀马特创始人(还记得杀马特鼻祖罗福兴吗)
杀马特创始人(还记得杀马特鼻祖罗福兴吗)

“杀马特聚在一起,不是为了出名,是普通人的不理解。”——罗福兴

十几年前,社会上曾经出现过这样一群年轻人,他们染着五颜六色的长发,身上穿着挂满金属装饰物的廉价衣服,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是他们忧伤姿势的标配。他们拥有一个最尊贵的名字:杀马特。

而罗福兴,就是曾经遍地开花的杀马特家族创始人。曾经的他,顶着最缤纷的发型,穿着最华丽的衣服,是整条街上最耀眼的仔。时过境迁,罗福兴已经剪去长发,开始了创业生涯,过着最普通的生活。

11岁少年缔造的杀马特帝国

罗福兴出生在广州农村,小学时,便沉迷于网络。父母在深圳打工,疏于管教,作为留守儿童的他自小缺乏家庭的温暖,读书时备受同学欺负。

刚上初一不久,罗福兴沉迷网络世界,无法自拔,初一没念多久,就辍学了。

后来,11岁的罗福兴被游戏中的“视觉化”造型的人物吸引,于是就在村里的理发店做了一个相似的夸张造型,用廉价的染发剂将头发染成粉红色,戴了耳环,着霸气的“俺罗福兴,天上人间唯我独尊”的纹身,剪了破洞牛仔裤,身上挂满金属饰物。这个造型上传到网络后,很快受到了一大批追捧。

很多人觉得这个造型很时尚,罗福兴上网搜索时尚的英文,出来了英文单词“smart”,罗福兴灵机一动,将其音译为“杀马特”。

罗福兴的杀马特吸引了一大批拥趸,当时正是QQ很盛行的时代,罗福兴便建立了一个名为“杀马特家族”的群聊,在群里分享自己特立独行的造型。

罗福兴很快成为了杀马特青年的精神偶像,大批青年开始效仿他做爆炸头,染色彩鲜艳的头发,纹身、耳钉等更是标配。改造后的非主流青年们,走在社会上,总是能吸引无数的目光。

QQ群从开始的几十个人,发展到几十万,从一个QQ群,到数十个QQ群,罗福兴的杀马特家族逐渐庞大,成员多是来自小县城的年轻人。

在杀马特家族中,罗福兴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,他的造型在QQ群中成为了被效仿的样板。风光时期,罗福兴将杀马特成员按照创始人--副创始人--长老--成员进行分类。网络世界,罗福兴在他缔造的杀马特帝国里号令天下,一呼百应。他们占领QQ群,攻陷百度贴吧,组织线下聚会。

罗福兴更是将自己封为“杀马特教父”。一时之间,风光无限,拥趸万千。

剪掉长发,是对杀马特家族的背叛

网络虚拟世界中,罗福兴一呼百应,可是回到现实,他依然要面对残酷的生活。

夸张的造型不能代替柴米油盐,辍学后的罗福必须要养活自己。没有学历的农村青年,摆在眼前的选择寥寥无几,最普遍的出路是外出打工。

于是,罗福兴来到工厂应聘,往往因为夸张的造型被视为异类,总是遭到拒绝。好不容易找到工作,每天重复着枯燥的流水线,单一的生活与丰富的网络对比鲜明。

罗福兴不愿放弃自己的杀马特造型,于是决定辞职,学习美发,成为理发师,也可以做出更好的造型。怀着这样的愿望,罗福兴进入了理发店学习。但是很多客人因为罗福兴怪异的造型,拒绝他的服务。罗福兴倍感失落。

为了生活,罗福兴决定剪去头发,他说,“剪掉彩色长发,是对杀马特家族的背叛。”2016年前,罗福兴的长发留了很多次,也剪了很多次。

杀马特造型没有影响任何人,更没有对社会造成危害,但是大多数人眼里,它是异类,它理所应当地受到歧视。在回归主流与坚持自我的漩涡中,罗福兴摇摆不定。据说曾经有一个富婆追求过他想要借着他的名号把他捧成网红,但是他没有接受。

后来,罗福兴自己决定创业,于是他便开了一家理发店,地点在深圳的一个城中村,破旧,偏僻,名字却异常响亮,叫做“皇妃理发店”。不少人慕名而来,罗福兴总算圆了开理发店维持生计的愿望。不过现在他已经不做杀马特造型了。

罗福兴已不是那个杀马特帝国的王,只是一个为了生活抹去棱角的普通人。

抱团取暖的孤独症患者

在主流人群的眼里,杀马特家族犹如穿红着绿的跳梁小丑,鄙视与嘲笑是对他们的最高礼遇。在主流审美的眼里,他们没有头脑,靠奇异的外表来吸引注意力。

但存在即合理,任何普遍社会现象的出现,都有它出现的原因。比起现在一些动不动就举报网站,人身攻击的不良网友来说,杀马特家族没有伤害任何人,他们是一群善良而独特的群体。

罗福兴从小便生活在被忽视中。父母远在他乡打工,上学时总是受到欺负,辍学后用奇装异服乔装自己后,罗福兴觉得自己身上有了武器,杀马特造型给他带来了自信。走在街上,人们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时,他获得了存在的价值。

上世纪90年代,城市化进程加快,大批人口进城务工,农村出现了许多留守儿童。他们自小缺乏父母关爱,学历低下,在偏远的小镇之中,他们孤独迷茫,生活贫瘠苍白,网络世界成为了他们倾诉的窗口。

大批类似的农村青年,像罗福兴一样,他们孤独又渴望被看见,他们中二又渴望被认可,他们在网络世界相遇,如同星星之火,迅速发展成燎原之势。如同孤独症患者,在群体之中,抱团往往能取得更多的温暖。

罗福兴曾经说过,杀马特的底色是忧伤,是童年的忧伤,工业机器挤压的忧伤。诚然,杀马特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流水线工人们对于多彩生活的诉求,它是枯燥生活的调味剂,曾给无数挣扎在底层上的社会青年带来过温暖。

对于杀马特家族,你可以不喜欢,但没有权利嘲笑与蔑视。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印记,没人能够保证,你现在追捧的潮流,不会在下一个时代转弯之前,成为被嘲笑的对象。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号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文章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。

往期精彩推荐:

刘国梁之女7岁夺世界冠军,8岁奖牌已超两位数,高尔夫几近无敌

2年前,那个满头冰花、脸蛋冻伤也要上学的男孩,现在怎样了?

她是上官云珠之女,一生没工作、不结婚,31岁为见情郎遇车祸惨死

苏州茂之缘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第三分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苏州市吴中区木渎镇珠江南路378号天隆大楼6129室